欢迎您来到爱新觉罗宗谱网!
登录会员注册

功德名录更多>

  • 宗谱网会员捐修50.00元
  • 宗谱网会员捐修30.00元
  • 宗谱网会员捐修30.00元
  • 宗谱网会员捐修30.00元
  • 宗谱网会员捐修30.00元
  • 主席捐修30.00元

联系我们

爱新觉罗宗谱网
电话:024-66802848
传真:024-66802848
手机:18540068988 13998815316
邮箱:haiqing9876@163.com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北二经街85-1甲

姓氏名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宗室汉姓 > 爱氏起源

溥心畲(溥儒)

溥心畲(溥儒)图照片
本文发布于:2020-04-13 16:40:59
发布人:gary
人物介绍:

溥心畬[yú](1896年9月2日—1963年11月18日),满族,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初字仲衡,改字心畬,自号羲皇上人、西山逸士,北京人,著名书画家、收藏家。为清恭亲王奕訢之孙。曾留学德国,笃嗜诗文、书画,皆有成就。画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及书法,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又与吴湖帆并称“南吴北溥”。

溥心畬之父载滢为奕訢次子。溥心畬的长兄过继给了伯父载澄,袭了王爵;排行老二的溥心畬与三弟溥德奉母定居北京。溥心畬出生满5个月蒙赐头品顶戴,4岁习书法,5岁拜见慈禧太后,从容廷对,获夸“本朝灵气都钟于此童”;6岁受教,9岁能诗,12岁能文,被誉为皇清神童。溥心畬幼年除于恭王府习文,亦在大内接受“琴棋书画诗酒花美学”培育。辛亥革命后,隐居北京西山戒台寺十余年,再迁居颐和园,专事绘画。1924年迁回恭王府的萃锦园居住,涉足于社会之中,开始与张大千等著名画家往来。两年后,他在北京中山公园水榭,举办了首次书画展览,因作品丰富、题材广泛而声名大噪,获评“出手惊人,俨然马夏”。1928年应聘赴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执教,返国后于北平国立艺专沐雨春风,其后又与夫人罗清媛合办画展,再度名震丹青,被公推为“北宗山水第一人”。1932年,溥仪在“满洲国”当了伪皇帝,溥家兄弟趋之若鹜。溥心畬却拒任伪职,并以一篇著名的文章《臣篇》痛斥溥仪“九庙不立,宗社不续,祭非其鬼,奉非其朔”,继而怒骂这位堂弟“作嫔异门,为鬼他族”。

1924年冬宣统出宫后,溥心畬遂与溥雪斋(号松雪),溥毅斋(号松邻),关松房(号松房),惠孝同(号松溪)等创立了近代著名国画团体松风画会,自号“松巢” 。松风画会是京津画派的主要成员,迄今已有近90年的历史。

1949年10月18日,新中国成立不久,溥心畬藏在一艘小船里,从上海冒险偷渡至舟山群岛(当时舟山仍为蒋军所据),又从舟山辗转赴台,并于台湾师范大学执教,为贴补家用,

亦曾在自宅开班授徒、至亚洲各国讲学,并以愧对前清先祖为由,拒绝了第一夫人宋美龄的拜师习艺邀约。在其自传中,溥心畬提及居台期间,曾为堂弟溥杰夫人回大陆夫妻相聚之事与寻找战后失落的末代皇后婉容之下落,数度赴日;由于溥杰之妻乃日本昭和天皇舅妈之女,故他赴日时曾住居日本皇宫,还与天皇聊聚旧事;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昭和天皇曾问他:“身为亡国的贵族有何感想?”

1959年,台湾历史博物馆特地为他举办个展,展出作品多达三百八十幅。1963年11月溥心畬患鼻咽癌在台北病故,年仅68岁,葬于阳明山。1991年心畬长子溥孝华病危,家宅遭歹徒入侵并杀害其妻,由于溥孝华早已将其父遗作藏于壁内,致歹徒遍寻无所获;溥孝华去世后,遗物处理小组乃将溥氏遗作一分为三,分别交由文化大学华冈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与历史博物馆托管。

溥心畬的这些珍宝包括书法175件、绘画292件,以及其他收藏书画13件,砚石、印章、瓷器等58件,总计543件。华冈博物馆托管的为大小画作、各体书法、笔记、注疏及手稿等百馀件;故宫托管的则大作、小品、立轴、长卷俱全,并包括难得的鬼趣图册、西游记册与自绘瓷瓶、磁盤和四小幅自绘漫画,这是溥心畬在国外期间与人沟通的随笔之作。除了台北,吉林省博物馆也拥有不少溥心畲的传世作品;北京故宫博物院镇院之宝的中国现存最早的传世墨迹陆机的“平复帖”及收藏于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唐代韩干照夜白”,据传都曾是溥心畲的旧藏。

溥心畬得传统正脉,受马远夏圭的影响较深。他在传统山水画法度严谨的基础上灵活变通,创造出新,开创自家风范。溥心畲的清朝皇室后裔的特殊身份使他悟到荣华富贵之后的平淡才是人生至境,因而他在画中营造的空灵超逸的境界令人叹服。《光宣以来诗坛旁记》云,“近三十年中,清室懿亲,以诗画词章有名于时者,莫如溥贝子儒。……清末未尝知名,入民国后乃显。画宗马夏,直逼宋苑,题咏尤美。人品高洁,今之赵子固也。其诗以近体绝句为尤工。”

艺术评价

溥心畬天资颖悟,用功又勤,因此虽然在比常人更多不利因素的压力下,他仍有极高的文采与艺术成就展现。他自许生平大业为治理经学,读书由理学入手及至尔雅、说文、训诂、旁涉诸子百家以至诗文古辞,所下功夫既深且精,因此不免视书画为文人馀事。这使他毕生未能将全付创作精力投注于绘画之中,然而这虽是他的不足,却也因此使他的画风露出一种高雅洁静的人文特质,为常人之所不及。

溥心畬的画风并无师承,全由拟悟古人法书名画以及书香诗文蕴育而成,加以他出身皇室,因此大内许多珍藏,自然多有观摹体悟的机会。他曾经收藏一件明代早期佚名画家的山水手卷,细丽雅健,风神俊朗,俱是北宗家法,一种大气清新的感觉满布画面,溥氏的笔法几全由此卷来。因此其所作山水远追宋人刘李马夏,近则取法明四家唐寅,用笔挺健劲秀,真所谓铁划银钩,将北宗这一路刚劲的笔法──斧劈皴的表现特质阐发无馀,并兼有一种秀丽典雅的风格,再现了古人的画意精神。

观察溥心畬的作品时,在画面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无论在表现的技法、形式、以及意念上,那种文人心灵、鱼樵耕读与神趣世界的向往,还有远承宋人体察万物生意,与自然亲和的宇宙观及文化观,皆可谓完全谨守传统中国文人精神本位﹝农业社会的文化结构﹞,而拒绝了与现代世界﹝工业社会之文明结构﹞沟通的可能。然而他的书画作品却并未落于古典形式的僵化,而有其生命内涵的真实与精采,只因他的世界本来如此。

从溥氏外在表现的艺术形式上来看,他似乎并没有较新颖不凡的创见。然而艺术的创造性并非仅著眼在外在形式上的考量,赋予旧形式之内涵有新的生命诠释,则有另一层重要的创作意义,却很难由粗略的表面观察所能认知。就这点而言,民国以来的艺术史研究可谓并未给予溥氏应得之评审。

溥心畲

然而在时代的意义上而言,溥心畬亦代表了传统中国知识份子﹝文化﹞在面对世界新文化转型时众多反应中的一种典型﹝价值取向﹞。以溥氏的背景养成来看,即使他早年曾有留学欧洲研习西学的背景,恐怕也不会使他像徐悲鸿一样,扮演一个积极寻求改革与沟通中西文化的角色。造成这样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来自于他对传统文化中,高度的智慧与价值有深切的体悟与认同;另一方面则多少由于知识份子面对西方强势文化冲激时,高傲自尊之本位表现。这种坚持文化道统的立场,虽可视为极端的保守主义,对感应时代的开创性上或有不足,但在另一层重要的意义而言,他却保存了一个传统时代的人文精神与价值延续,这使得他的後继者在现代的人文精神与新画风发展得以成为可能。

溥心畬行草学二王、米芾,飘洒畅酣,他主张树立骨力,强调书小字必先习大字,心经笔法,意存体势,如此书法方能刚健遒美,秀逸有致。其小楷作品金刚经用笔意境高古,气韵生动,堪称绝妙。溥心畬不仅书画好,且从小即通诗词及典籍,晚年常对弟子说,称他画家,不如称他为书家,称他为书家,不如称他为诗人,可见他对自己诗心的看重。

代表作品

画作

《松山茅屋图》

这是一幅罕见的微型山水,却具有大画的气势。近景一角山石由浓重的解索皴写成,再染以青绿;中景绘有

溥心畲 《松山茅屋图》

一堵探身而出的崖面,上面有两株青松和几间茅亭,室内空无一人,富有原任韵致;后面仍是青山伴依,山峦顶端用雨点皴点簇,接近于写意花鸟画里用墨点或色点的笔法;色彩上运用了青绿和赭石的渐变。构图虽然注意拉开了空间中的三个层次,但不像宋元山水那样给人自足的感觉,而是由明显的截取感,使人们似乎同时望见了条幅之外层叠的群山。这种切割的感觉是画家精心提炼的结果,也是画面精到之处。山石、松树、茅屋是溥心畲绘画中常见的要素,而且往往是山空屋闲,不见人烟;与其说这是一种古意的体现,倒不如说是画家在乱世之中所感到的一种虚无。与古人相比,人们距离纯粹的大自然是越来越遥远了。溥心畲的一生也是在纷乱的历史进程中漂泊流离,但是他始终保持了一份向往山林的隐逸之心,并以此作为乱世之中特有的精神排遣,是他心灵歇息的处所。正是这种感受和需求使得他的作品和一般的盲目复古之作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显得感人尤深。

溥心畬的画在笔法上具有北宗的厚重古朴,而在意境上却显示出南派的萧远淡泊。所谓的“宁静以致远”就是描绘的这样一种感受。然而“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从画幅中深邃稳健的风格与清雅淡逸的意境之间的交织中,我们终能体会到画家旷阔高深的情怀。

诗作

八月感怀

已近清秋节,兵烟处处同。

山河千里月,天地一悲风。

兄弟干戈里,边关涕泪中。

京华不可见,北望意无穷。

江夜

雨过春潮急,柴扉掩浪痕。

无鱼星在罶,送酒月临门。

乱水鸣云际,寒梅枕石根

几家闻野织,寥落不成村。

登燕子矶

乱后悲行役,空寻孙楚楼

萧萧木叶下,浩浩大江流。

地向荆襄尽,山连吴越秋。

伊人在天末,瞻望满离忧。

寄腴深游岳麓

湘水萧萧木叶疏,麓山风雨似匡庐

何时更乘浮云去,回雁峰前数寄书。

乱后长沙问旧栖,尺书遥寄隔云霓。

骖鸾横笛从君去,直过潇湘北渚西。

过赵山木故居

不见高人旧草堂,断桥斜柳亦堪伤。

西山墓树秋风起,乱后无人吊夕阳。

题寺门松

青青松树寺门前,晚带斜阳晓带烟。

昔日山僧曾挂锡,如今黛色已参天。

秋日感怀

辽廓边山没远鸿,登楼惨淡望长空。

寒生橘柚千家雨,气变云沙一夜风,

北斗横斜秋不尽,东溟口渡怨无穷。

灵均作赋悲君国,岂独乡心入梦中。

悼陈含光明经

角巾罗带葛天民,避地来居东海滨。

一卷残书消永昼,数竿修竹伴孤贫。

梦回白下台城柳,魂返江南故国春。

纵使能闻广陵曲,二分明月照何人!

塞下曲

戍楼烟断草萋萋,万里寒冰裂马蹄。

闻道汉家开战垒,边沙如雪玉关西。

渡桑乾河

古戍秋风白草鸣,胡笳吹月落边声。

桑乾回望天如水,万里寒沙匹马行。

词作

减字木兰花

一溪春水,著雨杨花飞不起。寂寞黄昏,年年芳草忆王孙。

碧云吹断,几处朱楼莺语乱。不似残秋,衰草斜阳易惹愁。

浣溪纱

荒亭落叶雨连宵,何处相寻旧板桥,不堪秋尽水迢迢。

楼外夕阳平野渡,寺门衰草记前朝,故宫残柳日萧萧。

点绛唇·极乐寺

乱木孤城,可怜一片消魂土。江山无主,佳节愁风雨。

烟水池台,风景还如故。荒村客路,不见斜阳渡。

减字木兰花·送弟出关

落花随水,费尽东风吹不起。送罢王孙,又是平芜绿到门。

踌躇无语,仗剑孤行辽海去。变作残秋,冷雁边云满客愁。

诉衷情·寄苍虬侍郎

鸥波亭外小池塘,寒食好风光。望中连天碧草,云路雁声长。

桃欲绽,柳才黄,莫相忘。新诗远寄,十二楼中,一片斜阳。

巫山一片云·昆明湖秋荷

水殿云光净,萧条太液风。镜中愁绝采芙蓉,冷落怨秋红

翠盖摇明月,余香散碧空。宫娥无复卷帘栊,玉露滴梧桐。

减字木兰花·春怀

空庭日晚,谢尽桃花春不管。怕见垂杨,暮雨朝云总断肠。

夕阳无语,远近青山青几许?莫问归期,寒食东风杜宇啼。

点绛唇·暹罗客舍

海外蛮邦,天涯孤客浑难渡。千里云树,家国知何处?

烟水茫茫,不见来时路。人非故,新愁无数,谁得朱颜驻。

清平乐·青门渡

青门津渡,雁断衡阳路。水面秋声云破处,不见故乡烟树。

风风雨雨年华,茫茫浩浩平沙。万里江山家国,不堪回首天涯。

清平乐·忆湖山

湖山如绣,胜地难回首。一缕秋情应记否?裂帛西风垂柳。

今宵如此楼台,只教旅客伤怀。惆怅玉人何处。旧时明月重来。

荆州·秋日登土城

不尽燕山万里。惨淡边秋无际。何处吊残军?一片荒城废水。

此是当年幽蓟,白草萧萧,故垒古戍。几人还?牧马黄埃空起。

秋波媚·乙丑春日

溥儒书法作品

溥儒书法作品(8张)

雕梁燕语怨东风。小径坠残红。万点飞花,半帘香雨,飘去无踪。

牵愁杨叶浑难定,春恨竟谁同?黄莺啼断,海棠如梦,回首成空。

清平乐·忆故园

当年玉殿,锦绣芙蓉苑。天半笙箫犹未断,卷地东风吹散。

疏红又点梅梢,客中愁绪无聊。怅望青天碧海,朝来暮去春潮。

西江月·春日

绿萼梅边明月,碧纱窗外青山。澄波无影复无烟,不见天涯归雁。

画意诗怀几许,离情别绪千般。春光花柳片时闲,愁满落红庭院。

梅弄影·日月潭

远波如镜,荡碎流霞影,满院风花不定。乱舞芭蕉,避烟秋色冷。

鸟啼山晚,水落平沙净。列岫斜阳相映。飘渺潭云,长流园峤顶。

玉楼春·晚眺

黄沙连海边关色,夕照横空云路隔。莺花一散不成春,草满天涯迷旧陌。

苍茫愁望秦城北,携恨登临怀故国。玉门羌笛锁春风,处处青山行不得。

醉花阴·秋夜怀浙中刘腴深遗民

片月横窗明似水,薜荔风还起。湘浦叶初飞,南国相思,清怨凭谁寄?

今宵玉露寒如此,破碎山河里。秋来不见一封书,风雨鸡鸣,珍重怀君子。

鹧鸪天·癸酉九日登高和周士韵

一雁惊秋破晚空。登临遥望暮云中。苑边衰草飘零碧,宫里残花坠地红。

山远近,水西东。铜盘滴泪恨无穷。当年入破家山曲,散作长门断续风。

虞美人·送章一山左丞南归

城南旧是芙蓉苑。芦折惊秋雁。送君归去赠君诗,恰似离亭风笛叶飞时。

斜阳芳草迟行迹,留得伤心碧。故园从此见花残,莫向暮云天外倚栏杆。

玉楼春·西山卧佛寺行宫

霓旌凤辇长河路,转眼浮云迷故处。离宫玉殿碧天秋,旧苑碑亭黄叶雨。

湖光树色多清苦,照尽垂阳千万缕。当年阿监已无人,只有春山朝复暮。

浪淘沙·

往事散如烟,锦瑟华年,三更风叶五更蝉。多少新愁无处寄,瘴雨蛮天。

高挂水晶帘,别恨频添,烛摇窗影不成圆。枕上片时归梦里,故国幽燕。

鹧鸪天·春恨

瘴雨和烟柳不青,暮笳都作断肠声。才知往事真成梦,又著新愁梦不成。

山万叠,水千程,王孙芳草碧无情。杨花片片随风去,飞遍长亭更短亭。

浪淘沙·秋怀

霜满碧江头,无限消秋,片时难遣几多愁。苦忆圣湖明月色,水殿龙舟。

容易弃金瓯,板荡神州,不堪重上酒家楼。破碎山河观不尽,浩浩东流。

望江南·山中暮春

云影澹,空翠落松坛。紫燕不来春欲老,断烟零雨杏花寒,春怨正漫漫。

望江南·山居

清磬远,萧寺在云端。翠竹含烟侵佛座,碧松飞雪落松坛,流水石幢寒。

斜日落,十里晚枫林。秋色夜生千嶂雨,露华寒点万家砧,凉意润丝琴。

临江仙·春游

沧海之东疆场,中原以外山河。年年春色等闲过。杜鹃繁似锦,无奈客愁何!

啼鸟半窗花影,彩云别院笙歌。青天明月此宵多。家乡千万里,归梦绕烟萝。

临江仙·芍药

飞尽落花池上雨,斜阳翦破新晴。碧波摇影不成明。倚阑多少恨?商略系离情。

千转绕花无一语,玉阶仿佛寒生。溪烟淡淡柳青青。六畦春不管,流怨满芜城。

蝶恋花·望海

苍海茫茫天际远,北去中原,万里云遮断。云外片帆山一线,殊方莫望衡阳雁。

管弦天上春无限,板荡神州,龙去蓬莱浅。杨柳千条愁不绾,乾坤依旧冰轮满。

北新水令·题画

西风疏柳带秋蝉,画桥边。绮霞红乱夕阳寒,照水衰草暮连天。何处里,笛声怨?

唐多令·玉泉山下泛舟

溥儒花草作品

溥儒花草作品(3张)

杨柳绕芳洲,寒沙带月流,到江南楚尾吴头。多少楼台明镜里,浑不似,汉宫秋。

懒上木兰舟,烟花异旧游。对湖山处处堪愁。满目新亭无限恨,东去水,几时休?

踏莎美人·书怀

天海茫茫,冰轮夜涌,中原遮断山河影。会将收拾就乾坤,极目登台,雨雪近黄昏。

关塞千重,边城万里,晋阳龙跃风云起。澄清玉宇整金瓯杨柳春烟,重上酒家楼。

唐多令·泉山下泛舟

杨柳绕芳洲,寒沙带月流,到江南楚尾吴头。多少楼台明镜里,浑不似,汉宫秋。

懒上木兰舟,烟花异旧游。对湖山处处堪愁。满目新亭无限恨,东去水,几时休?

踏莎美人·乙未中秋海上

玉宇澄空,冰轮秋永,茫茫依旧山河影。山河弹指散如烟,一片青天,避海镜中悬。

银汉无声,蟾光如故,朱楼歌舞知何处?西风吹尽可怜宵,只有征人,归梦逐寒潮。

江城子·有忆

秋空飞雁隔层霄,海天高,路迢迢。我欲凌虚,随月渡星桥。恐话因缘缘已尽,寻凤侣,听吹箫。

此时空恨碧云遥。意难消,梦魂劳。刻骨相思,惊破五更潮。怕见春光春又至,新柳色,小梅梢。

何满子·丁丑暮春送苍虬出关

客路残春暮景,长城画角余音。马首向东从此去,远山边水登临。送别新词清苦,低吟亦恐沾襟。

碛雁惊沙正起,关云欲雪常阴。楚客伤心头更白,春愁暗暗难禁。冷落故园松竹,归来何日相寻?

南浦·题倚楼仕女

秋雨湿潇湘,向晚来,吹起满怀愁绪。转眼甚堪惊,年光尽、不见柳花飞絮。楼头悄立,幽情无恨谁能语。霜天欲暮。空惆怅佳期,几时还遇? 朱窗碎玉声寒,正人倚西楼,雁横南浦。烟柳渐萧疏,悲秋意、都付断烟残雨。连天草色,开帘日日凭栏处。韶光虚度。空翠袖凄凉,轻寒难御。

望海潮·灵光寺辽咸雍塔残砖

压塞寒山,凌空孤塔,兴亡阅尽年华。满月金容,庄严妙相,无端影减尘沙。鼙鼓乱纷纷,是何处,兵火交加。断土零烟,有谁凭吊梵王家! 荒城古戍鸣笳。见萧萧衰柳,落落飞鸦。检点残云,低回片瓦,前朝旧事堪嗟。烟外夕阳斜。叹虚空粉碎,乱眼昙花。携酒重来,只余清泪洒天涯。

庆春泽·暮春西郊

荒井桃花,平桥苑水,碧天寥阔春深。残月横斜,清光犹在疏林。呢喃燕语随波去,听宫门法曲仙音。恨难禁,倚遍残红,吟遍江浔。 潜行况是宫前路,怅池台春去,歌管声沉。劫后精蓝,是谁肯犹布黄金。乐游愿上萋萋处,送残春此日登临。助悲吟,岸柳园花,掩泪相寻。

八声甘州·秋日怀苍虬侍郎

望幽燕暮色对残秋,千峰送斜阳。正萧萧木叶,沉沉边塞,滚滚长江。已是登临恨晚,谁共赋沧浪。衰草连天碧,故垒空黄。 尚有梁园修竹,胜青山愁绪,云路悲凉。似猿啼三峡,烟棹下瞿塘。更何堪,江山异色,怨黍离,转眼变沧桑。伤心处,远天鸣雁,声断潇湘

溥心畬与张大千等人:

溥心畬部分作品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