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爱新觉罗宗谱网!
登录会员注册

宗谱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宗谱新闻

努尔哈赤第六子死后为何葬沈阳?他的死因与辉山的得名有何关系?

本文发布于:2020-05-19 06:19:37
发布人:gary
新闻内容:

塔拜,清朝开国皇帝努尔哈赤的第六子,后被封为辅国公。塔拜死后葬于今棋盘山开发区满堂街道办事处(原为满堂满族自治乡)满堂村,其子额克亲也葬于此。

风水宝地

满堂村情况。满堂村地势总体上呈四周高、中间低的特点。尤其是村西北,山林密布。塔拜墓靠宝顶山,面浑河,是属于选择陵寝的理想地点。当地村民多姓肇、金、景、章等,多为爱新觉罗转变的汉姓。由此可证实满堂村居民多为塔拜后裔的说法。

上世纪50年代末,有关方面曾经作过一次《沈阳市满堂乡满族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当时全乡有246户满族,分黄、红带子、“三户赵”和一般满族旗人。当时黄、红带子、“三户赵”共有145户,占半数以上。这三部分人又各自聚居在不同的自然村,黄带子是为先祖守墓二落户的,主要集中在上满堂和小东沟;红带子主要集中在二道沟;“三户赵”是努尔哈赤的三门亲戚,即依尔根觉罗氏、喜塔拉氏和祝氏,主要集中于中水泉。还有其他一些满族旗人如徐、白、关、马、杜等等,散居在荒地沟、木匠沟等地。

塔拜后裔情况。据塔拜后裔——毓保介绍,从他这辈算起往上数分别是:文启、瑞龄、德蒙额、敏奎、奇成额、世耀、裕德瑞、巴尔善、巴特玛费扬武、塔拜。巴特玛费扬武是塔拜第八子,死时只有24岁。

毓保说:“原来家里有个家谱,很厚,可惜在‘文革’中被烧毁了。”毓保当时冒险把其中自己家的一部分写到纸条上,藏到了笔管里,才得以保存下来。

为了区别辈分,使支辈分明,清朝从康熙开始,仿汉族以字排辈之法,选取“胤”字、“弘”字为其下辈排字;继而乾隆皇帝又钦定“永、绵、奕、载”四字为续;至道光皇帝又选取“溥、毓、恒、启”四字为续;咸丰皇帝选取“焘、闿、增、祺;后来溥仪又续排12字:敬、志、开、瑞、锡、英、源、盛、正、兆、懋、祥。如今,毓保还在严格按照这个“家谱”来给自己的子孙起名字。

墓碑情况。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我们得知塔拜墓在民国时期由其后人重修。铸九眼透龙碑一块。“文革”时期塔拜墓惨遭破坏,碑被砸碎,坟墓内部也被洗劫一空。其址被划作军事用地。2005年解放军某部在建楼挖掘地基时发现塔拜墓断碑数块,遂报省军区和沈阳市文物管理所,后对塔拜墓原址碑石进行简单修护。笔者获得部队领导同意后,进入营区对塔拜墓进行实地勘察,并拍摄图片数张。塔拜墓周围仅剩几块残石,石体表面的纹路、文字已经无从辨认,驮碑的赑屭也残缺不堪。严格来说,原有意义上的塔拜墓已经不复存在。

原塔拜墓有大跨栏一所,小跨栏一所,顺治十年五月御制九眼透龙碑一甬,其大跨栏为塔拜墓,小跨栏为塔拜子额克亲墓,该墓又称大贝勒坟。

塔拜家族碑文

第一块碑文:

国家念旧,宗支延罔替之思。臣子垂勋,盟府垂不刊之典。苟其肇功缔造,懋著贤劳,而人代既追,声施渐泯,自非录存畴昔,何以垂示来兹。尔辅国将军追封辅国公谥悫塔拜,我太祖高皇帝之第六子也。托体天潢,宣劳帝室,维扬我武,服勤戎马之间,克北其猷,佐命风云之会,用能陈师东海,抚众北隅,禀指授以无违,效驰驱而有获,分军并进,振旅英归,当时庆赏已行,此日表彰宜及。每因论列,犹追夫前劳。特示赏延,俾施荣于后裔,更命尔孙之请,载录先世之勤,锡以丰碑,揭诸故垄。于戏!功存王国,固无遐迩之遗,恩被家人,讵有戚威之异。故兹换汗,用展亲贤,无替旧勋,尚承新命。

第二块碑文:

塔拜后人章士增先生为我们提供了康德八年吉兴所立碑文,如下:

御赐追封辅国公谥慤厚塔拜碑文。古之帝王笃念忠亲表德精庸,彰之荣誉意志赤野,而追封辅国公谥慤厚为我世祖高皇帝第六子。随从征战,著有勋劳,裔孙吉兴将修葺坟茔,树立碑石舆情,陈请朕追思遗烈元稽呈宪,锡以文辞,用垂不朽,树昭朕忖睦之,至意云尔。

康德八年三月三日吉兴

近年修建的裕德瑞墓及碑文

在考察塔拜坟后,我们又采访到了当地另一位村民金重知老人。在他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位于宝顶山西南侧的裕德瑞墓。作为塔拜的曾孙、守墓人的先祖,裕德瑞在满堂人的心中同样有着神圣的地位。据金重知老人说,裕德瑞墓在“文革”时期亦遭到毁坏,墓里之物早已被盗。我们看到,在墓旁有康德八年所立断碑一块、碑座一个。但还好满堂村民金重知和章士增于2001年重新刻立裕德瑞墓碑,这使得我们研究工作有所依据。同为宗室人员,裕德瑞墓并不像塔拜墓那样形单影支。他的三位妃子的坟墓环绕周围,如众星拱月般地分布于裕德瑞墓的旁侧。康德八年和2001年所刻之碑碑阳均刻有裕德瑞和三位妃子的名号。康德八年碑阴已模糊难见,2001年所立之碑的碑阴文字是由金重知老人与章士增先生依据家谱记载合编而成。碑文记载了裕德瑞生平事迹以及满堂后代重新立碑的经过。

碑阳:

先祖爱新觉罗公讳裕德瑞

母瓜尔佳氏、钮钴禄氏、伊尔根觉罗氏之墓

碑阴:

裕德瑞生于康熙七年,于康熙四十四年获取皇帝恩准由北京来这里定居,守曾祖塔拜墓。从,此满堂村逐步形成。乾隆十四年卒,享年八十二岁。康德八年后裔孙吉兴修葺茔墓,树立碑石。近年墓碑已损,故再修整,彰之荣誉以表后裔子孙之孝心也。公元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满堂后裔叩立。

史料记载

《清史稿》中有关塔拜和额克亲的信息:

1.辅国悫厚公塔拜,太祖第六子。天命十年,伐东海北路呼尔哈部有功,授三等甲喇章京。天聪八年,进一等,寻封三等辅国将军。崇德四年九月,卒。顺治十年,追封谥。

2.天命十年,偕塔拜、巴布泰伐东海北路呼尔哈部,俘千五百户,,太祖出城迎劳,授牛录章京。

3.庶妃钮祜禄氏。子二,汤古代、塔拜。

4.额克亲,崇德元年,从阿济格伐明,逼燕京。明兵自涿州来拒,亲陷阵,破之。四年,封三等奉国将军。寻袭爵。五年,从多尔衮攻锦州,复从多铎追击明兵於塔山。六年,上围锦州,败洪承畴兵十三万。移军近松山,掘壕困之。明总兵曹变蛟夜突上营,额克亲偕内大臣锡翰力御,卻之。叙功,赐银八十。顺治元年,从多尔衮入山海关,破李自成,有功,累进镇国公。七年,授正白旗满洲固山额真,复进贝子。八年,坐附罗什博尔惠谄媚诸王造言构衅,削爵,黜宗室。九年,复入宗室,授内大臣。十二年,卒。

《清实录》记载如下:

1.“三等辅国将军塔拜,视其子辅国公班布尔善爵为辅国公、谥悫厚。”

2.“侍郎额星格、祭辅国公塔拜、镇国将军聂克塞墓。”

3.“丙子。先是、正白旗汉军副都统楚宗奏。伊曾祖塔拜,于太祖高皇帝时,建立功绩。恳请撰文立碑。奉有该衙门议奏之上日。至是,宗人府覆奏,臣等查实录内。太祖高皇帝时,令塔拜率兵一千,巢刀东海呼尔亥部落,克之。降其众一千五百人。塔拜系辅国将军。殁后追赠为辅国公。应如楚宗所奏,准赐撰文立碑。从之”

《东华录》记载如下:

(崇德三年)叶臣坐其下顺托惠挟仇强夺额克亲俘获妇女,罚“土黑勒威勒”,仍鞭顺托惠一百,贯耳鼻。

民间传说:塔拜与辉山的关系

关于塔拜死因,史书上无记载。民间传说为,努尔哈赤在萨尔浒战后,要渡浑河攻沈阳。当时军心不稳,努尔哈赤派儿子塔拜前去打探水流情况,塔拜报告说河水湍急,建议努尔哈赤放弃强渡大河的计划。努尔哈赤盛怒之余将塔拜斩首。斩首塔拜之地,后被命名为“刀砍”,以后人们将其音译为今天的“高坎”。当努尔哈赤行至一座大山脚下,对杀掉塔拜一事特别后悔,遂将此山命名为“悔山”,后音译为“辉山”。天热行军担心尸首腐烂,于是在辉山的余脉九凤山处选址将其埋葬,此地被命名为埋头沟,即今满堂地区。

笔者认为这其实只是传说而已,萨尔浒之战是1619年,而《清史稿》中记载,塔拜卒于1639年,因此努尔哈赤杀子说并不成立。而且《清史稿》记载:崇德四年九月,卒。顺治十年,追封谥。从崇德四年到顺治十年,整十四年时间,塔拜才被追封谥号。正常来讲,塔拜死后随即就应该追封,而等了十四年才被平反,这里面笔者猜测或会有蹊跷,但史料毫无记载,成为悬事,留给了我们一个谜团。

1705年(康熙四十四年),塔拜曾孙裕德瑞向康熙帝提出为曾祖守墓的要求,并获得朝廷批准。遂带领四满四汉八大户人家前往满堂地区守墓。吃着朝庭奉禄的后人们,一代一代繁衍下来,人口渐增,子孙满堂,小村改了名字,就叫了满堂,变成大村。满堂村的满人姓爱新觉罗,满族第一大姓,汉姓为肇,此姓源自肇祖。在八旗里属正白旗,可系黄腰带。